体育频道 星闻强档 正文

王猛:巴蒂尔的秘密

字号: 2014-09-02 16:29:07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 我要评论(0)

我手里,有一张刚刚过去这个赛季总决赛第五场的门票,在我心里,这张球票意义重大。不仅仅因为这是马刺时隔七年再一次获得冠军的证明。也因为他们的对手。这是热火队替补前锋巴蒂尔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继姚明、麦蒂、穆托姆博之后,火箭时代的又一名球员退役了。

无论这群人之前,之后的职业生涯如何,在这一代人的共同记忆里,他们都一直身穿着火箭球衣,伴随着我们的成长。也许在NBA世界里,巴蒂尔的位置没那么重要,可在这代人的共同记忆里,他满脸鲜血,随手一摸,仍然微笑,仍然在球场上奔跑的样子似乎会永远这么栩栩如生。

于是,在他第九次地跟着匹克来到中国神州大地上下巡游时,我带上了这张球票,让他签上名字。和那岁月有关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物件,都将最终成为很多很多年后我们回忆青春的线索。

于是,在不知道曾经跟他聊过多少次比赛,写下过多少和他有关的文字之后,我决定这一次好好地跟巴蒂尔聊聊巴蒂尔。那段记忆里有很多值得书写的人,其中的一些理应成为榜样。巴蒂尔就是。听听巴蒂尔说什么吧,不用多少时间之后,他即将开始巡回演讲,有很多很多人愿意掏钱听他说话,从他的故事中寻找动力和方法。来吧,开始吧。

王猛:究竟是如何决定退役的?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这个决定将彻底改变你的生活。

巴蒂尔:你能感觉到。你能听到呼喊你的声音。进入NBA决赛意味着这个赛季会非常漫长,有一些我的队友们连续四年打进总决赛,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消耗非常疲惫的过程。去年的八月,走进健身房,训练场,我突然感觉到非常非常的累,我跟自己说,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跑完这一程。我不能欺骗我的队友,欺骗这项运动,如果我不能像从前那样付出我的全部,那是时候往迈出下一步了。

你说的疲惫,更多的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的?

更多是心理上的。我的身体没问题,我还能跑得动。可心理上,在训练场上,当我进行投篮练习时,我会想,此时此刻我更想和我的孩子们一起玩,我会突然有了一些不错的商业想法,我琢磨还有很多邮件要回,所以,是时候了。

哪怕我们都知道,如果你愿意,一定会有球队给你提供一份合同。

我知道。可我总是这样,在我觉得是时候结束,就不会再拖着。我很在乎离开舞台的样子,就像我很在乎登上这舞台时一样。

你说过,你的目标实现了。可你的目标究竟是什么?

我有两个目标,在我13年前进入NBA时,我就一直牢记这两个目标,第一个是打上十年。如果一个球员能够在NBA打上十年,无论你的数据是什么,也不管你究竟赢了多少场比赛,如果你能在NBA打上十年,你就比进入过这个联盟的95%的球员都出色了。第二个是,在这比赛把我从赛场上踢走前,自己离开。我不想成为悲伤地坐在替补席最后的那个人,也不想有人说我:他没法再打了,他还留在这完全是因为钱。我不想这样。我不是一个有很强自我的人,可我宁愿坐在那想,如果我再打一年会是怎么样,而不是确切地知道,我已经打不了了。过去这个赛季,很多时间我得不到上场时间,这对我来说是种煎熬。

所以,没法得到稳定的上场时间,也是你决定离开的原因之一么?

是。我喜欢这项运动,我喜欢在场上。对于我来说,不能上场实在太煎熬了。

我很吃惊,有关你的两个目标。第一个,能够理解,可第二个,在刚刚进入NBA的年纪你会有这样的目标,似乎有些超脱年龄。

这就是一直以来的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我会进入NBA,我从没想过会有其他的选择。我的学习成绩还不错,所以我知道,即便我不打篮球,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可篮球是我想做的。我曾经在报纸上读到过这样的数据统计,能够有机会在大学级别打球的概率是1比200万,进而打进NBA的概率是1比1500万,看完之后,我的反应是,嗯,如果我能成为那个1,会是件多棒的事情。这就是我的信念,我相信,我就是那个1500万比1的1。

那时候你多大?

我想,大概7,8岁吧。我知道我要非常非常地努力才行,绝不能因为不够努力,影响我最终梦想的计划。我一直都有计划,在高中时,我的目标是赢下州冠军,我会成为州最佳,这样我就能进入一所出色的大学。一切就是这么按照我的计划发生了。到了杜克,我的计划是我要赢下全国冠军,这样我就能进入选秀的乐透区,就能进入NBA。也发生了。进入NBA之后,我的计划是打上十年,然后在这比赛淘汰我之前,离开。

所以,迄今为止,一切都是按照你计划发生的。

幸运的是,我一直保持着健康。这可能是最大的变量。可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办法,我就是这样,我一定能寻找到方法。

我相信,在很快的将来,在你做巡回演讲时,会听到很多这样的问题:你是如何做到的?有计划,并真的能一切按照你的计划发生。我们都知道在这个生意里,有太多无法控制的,你是如何做到的,在如此不可控制的环境下,让计划变成现实?

因为我一直都是如此。我的父母从来没有冲我喊过,去训练。我的教练从来没跟我说过,你需要更加努力。一切都是因为我自己内心里想要的是什么。我会跟年轻人们说,你可以欺骗你的朋友,欺骗你的老师,当他们问你,你吃蔬菜了没,你说吃了,其实是喂给了小宠物。可你欺骗不了你自己,我从来不想欺骗自己。因为只要你欺骗了自己,你就欺骗了其他人。我从不担心自己会让别人失望,因为我从来不让自己对自己失望。这是我最大的动力。

我很高兴你提到了你童年的事情,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最初的篮球梦想是什么样的?

我一直都热爱篮球,我的朋友们都是体育迷,所以我们热衷于所有的体育项目,篮球、橄榄球、棒球,我和我的兄弟总是在竞争。密西根的冬天有太多雪,我会把门外通道上的积雪铲走,穿着厚厚的外套,戴着帽子投篮,因为衣服太厚太紧,我根本没法伸直手臂,可我还是继续投,我喜欢运动,我喜欢竞争,我喜欢赢。我不想撒谎,说打球仅仅是因为乐趣,不,我热爱获胜。和朋友,和队友们一起获胜,没有比这更好的感觉了。如何获胜,我该如何做才能获胜,这是我整个职业生涯里都在做的。

你一直在说团队胜利有多美好,那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某个人,每一个小孩都有偶像,你的偶像是?

我喜欢以赛亚托马斯,他是个不可思议的充满竞争精神的人,我来自底特律,我热爱活塞队,他们永远顽强,我总喜欢想像自己顽强,就像那时候的坏男孩一样。另外一个就是格兰特希

尔,优雅地竞争者,他告诉世界,看起来和善的人也能在这个球场上成功。你不用总愤怒,总凶残。这是我成长过程中很喜欢的两个人,可我想成为的还是我自己。我不想成为格兰特。我只想成为最好的巴蒂尔,我想这就足够了。

我认为篮球是一种教育方式,你的成长历程非常特别,你说了你想成为最好的自己,能否分享一下,巴蒂尔究竟是如何成为巴蒂尔的?

我的父母太伟大了。他们总给我机会,他们教育我,最重要的是绝不要浪费机会。别浪费成长的机会,别浪费学习的机会。所以我总很好奇,总在试图学习新的东西,例如篮球,我会试图学习各种技术,我会去买篮球技术的书,按照上面写的练习勾手,去学习还有什么新的练习运球的训练方式。我甚至有时候读百科全书,就是因为觉得有趣。那时候我大概6岁左右,我觉得读那个会学到很多有趣的知识。我知道那听起来像是个书呆子。我的父母还教会我感激,珍惜,谦卑,充分利用好得到的每一个机会。

在你达到最终目标的道路上,最大的挑战,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唯一的挑战大概是有很多很多人,太多人不相信我,他们告诉我,我不可能做到。在我前进的每一步,都有人给我分析为什么我无法成功。我在底特律长大,我6英尺高,我160磅,我非常非常瘦,于是他们告诉我,巴蒂尔你太瘦了,你跳的不够高,你的运动天赋不够好,你不够坚强,你太慢。我和伟伯同一所学校,在我刚进学校时,听到的所有话都是你永远也成不了伟伯。你看看他的肌肉,他的力量,他扣篮时的样子,他才是一个出色的球员。他高中毕业时赢下了三个州冠军,是州篮球先生,他成为全国年度最佳高中生。我毕业时,也赢下了三个州冠军,密歇根篮球先生,全国年度最佳高中生。然后我选择了杜克大学。所有人都说,你应该选择一所小一些的学校,你是一个出色的高中球员,可你投篮能力实在不好,你又没有成为大前锋或者中锋的身材,找个小一些的学校,你将得到更多机会。可四年之后,我两次打进NCAA四强,赢下全国冠军,两届全美最佳,三次年度最佳防守人。

可他们还是觉得你打不了NBA?

就是这样。他们说,巴蒂尔是个出色的大学球员,可在NBA你能防守住谁呢,你6英尺8英寸,在大学打大前锋,到了NBA你只能打小前锋,你要面对科比,你不可能防住那些球员,你太慢了,你没有什么弹跳能力。可现在,我们俩坐在一起,回想过去的13个赛季,赢下两个总冠军,做过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是我乐于跟孩子们分享的,我过去的经历并没有听到过多少鼓励,恰恰相反,过去的每一步,都会有很多人告诉我,你不够好,你不够高,不够快,他们似乎有足够的理由来告诉我,我不会成功,可我从不听他们说了什么,我只相信我自己。这是我总告诉孩子们的,最重要的是你相信什么,而不是别人,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只要你愿意付出努力和时间,你可以克服一切。做最好的自己。

在我们的对话当中,你一直说,会告诉孩子,会告诉孩子,有没有什么你自己的故事,你会说给你儿子听,来激励他。

当然,我大概十二岁的时候,我想练习,可我们家没有篮筐,于是我去任何能够找到篮筐,篮球场的地方去练习,我会周末偷偷摸进附近的小学,从墙上翻过去,试图拉每一扇门,每一扇窗,看看有没有没锁的,我会偷偷钻进教会的球场,很多次我都被赶出去,可我不介意,我会继续找。这就是我会跟孩子们说的,找到一种方式,总会有一种方式。我不推荐他们去偷偷摸摸地钻进学校,我建议他们去找到方法,而不是被借口阻拦。

你如何定义自己的职业生涯?

获胜。我觉得我一直在努力帮助我的球队获胜。这让我觉得自豪,和数据无关,甚至和冠军也无关,对于我来说,永远是为我所在的球队做到最好。在孟菲斯,是试图打进季后赛,这让我自豪。在休斯敦,22连胜,我们做到了那支球队能够做到的最好。没错我们没赢冠军,有人说连胜没有意义,不,对我们有,我们把那支球队带到了他能去的极限。在迈阿密,我们做到我们的极限,总决赛,总冠军。这就是我所骄傲自豪的,我一直在为把能量发挥到极致的球队里。无论你做什么,如果你能做到这些,你会成为一个非常满足的人。

看起来,似乎在很早的年纪,你就找到了你自己。

我有很好的教练教会我基础,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最重要的我要怎么做,来帮助我们的球队获胜。我的父亲是黑人,母亲是白人,在我成长的环境里,我是唯一的黑人小孩,因为看起来和别人不同,所以我总想着要融入,而最好的交朋友,融入的方式就是体育,无论你玩儿什么,如果你总能获胜,你猜怎么着,会有很多人想跟你一队,所以从6,7岁开始,我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就学会了这项技能,如果我弄清楚了如何能赢,如何能够帮助我们的球队获胜,我就能交到朋友。于是,这也成了我整个职业生涯里最重要的技能,找到能帮助我团队获胜的最好方式,也许不用得40分,也许是倒地抢球,也许是造带球撞人,也许是很好地分享球,也许是好好地挡人抢篮板,所以我能够打13年,能够在球场上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能在帮助球队获胜。

来比较一下这两种快乐。一种是和火箭一起,赢下22连胜,那时候你扮演某种领袖角色,尤其在更衣室里,他们会听从你的话。另一种是和热火一起夺冠,可那时候你是角色球员。这两种快乐,哪一个更有意义?

不同。非常不同。在休斯敦的22连胜太神奇了,因为没人可以解释究竟是为什么,你在呢,你知道,那可能是我职业生涯里我唯一不知道如何去解释的一段经历了,我们为这团队,为那座城市,为火箭这个名字努力,这种感觉很神奇,对于我来说能成为这样一个集体的领导者之一意义重大。在迈阿密不一样,可在迈阿密,我依旧觉得自己是一个领袖。只是不一样的领导方式而已。在那间更衣室里有很多很有主见的人,他们的职业生涯里做到过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他们会有自己的主见。我的领导方式就会变化,不再是高喊出要干这个,要做那个,而是更多用行为来领导,一旦我的队友们明白了我是什么样的人,我的方式和目的是什么,其实和在休斯敦一样,你得向队友们证明,而不仅仅是冲着他们喊你们得听我的。你得让他们了解你,信任你,之后你就可以跟詹姆斯说,也许下一次你可以这么做,其他人也会开始问我,如果是我在面对某种情况时会如何选择,所以,两种情况不一样,可我依旧在领导。

我想你也知道,哪怕在热火你赢两个总冠军,对于很多中国的球迷来说,你一直穿着火箭的球衣,在火箭的那段时间对于你来说有多重要?

那是我职业生涯的最顶峰。那也是我对自己的比赛最有信心的一段时间。也在我运动天份的最好时段。我和最伟大的两个球员成为队友,姚明和麦蒂,我们有非常出色的球队,可惜的是,我们没能在季后赛里走远,这可能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情了。我总会想起那些一起效力的队友,海耶斯、撕科拉、阿尔斯通,洛瑞,还有无论现在叫什么名字的阿泰斯特,为佛,穆托姆博,这是一群在一起相处会非常开心的人,我真的很享受在休斯敦打球的时间,我很舒服,我很自信,我的两个孩子都是在那出生的,被交易回孟菲斯时,我很难受,我知道一个非常伟大的时代结束了。

我记得你说过,匹克给了你一种神奇的生活方式,每一年你跟着匹克去各个城市,每一次的待遇都好像摇滚明星一样,你说,这让人享受,却又很不现实,会怀念这一切么?

当然,当然,当然,我一定会怀念的。这一切是无法解释的。我从来不跟我朋友解释在中国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感受吧,因为他们不会相信我在这里的经历。对于我来说,这是梦想成真,哪个孩子从小没有梦想过某一天能穿上自己的签名鞋,我在中国的经历比这还要酷。这是件神奇的事情,我从没想到过,有一天我的职业生涯会把我带到中国来,和匹克合作7年来,我觉得最奇妙的事情是无论多少时间之后,我都可以回到中国来见到我的朋友们,等我们老了,我们还能聚在一起,说说火箭,这多酷。

最后一个问题是,下一步是什么?我们都知道你会解说,我们也都知道这绝不是你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你是一个永远有计划的人。

我想帮助人,我会做很多事,会去试图帮助带来改变,我有了一些很有趣的经历,我想我能带来帮助,无论是让他们成为更好的球员,还是更好的父亲,或者是更好的商人。这就是我给自己画出的方向,无论最终这目标把我带到哪儿,这就是我想做的。我不会浪费机会,我会失败,可我不害怕失败,哪怕失败很多次,这也是我进步和学习的机会。篮球之后,我还有更多事情可做。

Tags:秘密 王猛 巴蒂尔

责任编辑:

更多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