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频道 综合体育 寰宇 正文

揭秘40岁女排奥运冠军当官:成办公室大姐大(图)

字号: 2015-05-11 22:06:51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 我要评论(0)

陈静

2013年全运会结束后,一大拨川籍奥运冠军、世界冠军“当官”了:邹凯、郑洁、蒋文文、蒋婷婷、邱贻可,他们走进了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的办公室,开始了一段新的人生旅程。

事实上,在这座大楼里,早就坐了很多奥运冠军、世界冠军,离开运动队、告别了恣意挥洒汗水的运动员时光,远离金灿灿的荣誉时刻,他们的生活突然变得安静了,依旧是枯燥的“两点一线”——家、学院、家。坐在办公桌前,对着电脑、吹着空调,也许只有在办公室的陈列架上,你才能依稀回想起他们过去的辉煌。

每一位伟大的运动员,都有远离光环的那一天,而这一天到来时,他们是如何度过的?华西都市报记者跟随奥运冠军陈静、世界冠军蒋文文、邱贻可,看看这三位从冠军转岗领导的新晋副主任,如今是如何度过一天的工作时光。

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综合训练馆二楼,女排训练馆墙壁上挂着一幅略微褪色的横幅,上面有一张全家福,拍于2005年全运会。“那张照片里,居然只有我一个人在(女排)了,一晃就9年多了。”换上运动装,穿好排球袜,坐在四川女排训练馆的陈静有些感触,眼前奔来跑去扣球、垫球的“娃儿”,年龄最小的可以叫她“阿姨”。“从跳伞塔到太平寺,我到这个单位都25年了,看到送走好多批娃儿哦,看到好多人长大哦。”这位四川女排曾经的大姐大,如今是四川省排球管理运动中心副主任,主管女排和办公室工作,当然,她依旧是四川女排的大姐大。

办公室的大姐大

党组织生活周周过

5月7日是(周四)下午的学院办公楼四楼,格外安静,整个省排球管理中心,只有一间办公室里有人。“他们全部都走了,去一个气排球的比赛了,留我守办公室,其实我还多想去的。”嘴上说想去,其实“独守空房”的陈静知道,自己根本没时间去,她正苦恼地浏览着电脑显示屏,“突然给我说月底考试,甩给我几百道题喊我背,快四十的人了,咋突然有一种回到学堂的感觉呢。”陈静一边自我调侃,一边继续浏览着题目。

2013年山东全运会后,陈静正式退役,回到太平寺省运动技术学院四楼的排管中心工作,分管两支女排队伍、办公室和党组织生活,就是这位奥运冠军转型副主任的工作。

说她是办公室大姐大,一点都不夸张,整个办公室都归她管。陈静的办公室有些拥挤,办公桌上堆着厚厚几墩资料,用塑料文件袋装好的。“这些全部都是党组织生活的学习资料,周院(周建安)要求我们每周都要过组织生活,我又是负责的,就要找一些资料备课,然后再讲给大家听,然后再讨论,学习得之认真哦。”陈静用手指着一堆材料,“我每周都要备课,去拿材料的时候,别人说你们太喜欢学习了嘛,材料都学完了,没有最新材料了。”

女排队的大姐大

坚守25年的“独苗”

退役时,陈静已经在排球场上打了22年,是四川女排名副其实的大姐大,幸运的是,这位大姐大依旧在守护她最喜欢的女排队。“有些时候走在学院里面,就很感叹,在这个单位待了25年了,看到好多娃娃一批批长大,离开,又看到好多小娃娃来哦。”

前段时间,四川女排又送走了一位“大姐大”——赵燕妮退役,她是曾入选2008年陈忠和女排国家队的主攻手。“哎,当时她来的时候还是小娃娃,一晃都退役了,现在队里最大就是王晨了,当时也是小娃娃,好小哦。”让陈静感慨的是,新入队的选手和自己的年龄差距,已经不是一代了。“你猜都猜不到,二队最小的娃娃02、03年的,好吓人,一队最小也是96、97(年),真的该喊我阿姨了,不骗你啊,我们侄儿就是03年的。”

赵燕妮离队后,现在的四川女排里,进过国家队的只有王晨和正在国家队训练的张晓雅了。“确实断代了,小的又太小,当打的水平确实不行,只有一个张晓雅,独苗苗。”陈静说,其实,四川的校园排球开展得很好,小学、初中各个年龄段的孩子参与排球运动的人数不少,但真正愿意和能够走上职业道路的,真的太少了。“大家都在努力,慢慢来嘛,希望在我退休前,女排能有所起色。”

球场上的大姐大

还是爱蹲在球场里

下午,陈静换好装备,穿上了熟悉的球袜和球鞋,走进了女排训练馆,一队的选手们正在主教练叶文带领下上训练课。陈静绕着球场走了走,戴上了护腰后,开始了传说中的“打球”——热身、垫球。她一边和领队摆龙门阵,一边垫球,不时听见她喊:“哎呀不行不行了,要休息一会,太痛了。”大概半小时,她的两个手臂内侧又红又肿。“排球为啥难度大,不像足球、篮球,久了没摸感觉一样还在,但排球几乎就是从头来过,如果要恢复到我跳起来网前扣球,起码还要半年一年。”

坐在长椅上看训练时,一会儿一个小队员跑来对她说了句什么,一会儿她又跟叶文摆了摆龙门阵,“女排外援的经费今天刚刚报上去,还是要请外援啊。”看得出来,回到球场上的陈静,才是最轻松自如的,熟悉的球馆、熟悉的人,熟悉的训练课。

陈静说:“在球场里待着,会让自己忘记了年龄,每天面对这些娃娃,感觉都要年轻些。”说话间,叶文正在对女排小队员们进行“破胆”训练,大概三米的距离,对着她们重扣,有些队员不自觉地就往后退,不敢迎上去。“在国家队的时候,我们背后是一面墙,根本无路可退,陈导就站在凳子上扣球,也是怕但越是怕越恼火,你迎上去反而就对了。”一时间,陈静的回忆又倒回国家队时期,一会儿她又拉了回来,“这个娃娃是96年的,江苏过来的,现在队上说四川话的都没几个了。”

下午五点过,陈静站了起来,准备去换衣服下班,身后,那些小娃娃们还在训练,叶文还在扣球。陈静抬头望了望那张横幅的照片,推门离开。

日程

陈静副主任最普通的一天

上午8:00左右到办公室,开始处理日常事务

11:30去食堂吃饭然后在操场上散步,午休一会儿

下午2:30回到办公室,如果不开会就去球场看女排两支队伍训练

5:30下班

记者手记

副主任不仅是一个职位而且是一份守望

其实,每一位退役或转型的运动员、教练员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点:离不开球场、离不开赛场,不论穿得多周吴郑王的,不论办公室门口贴的头衔有多大,只有换上运动装,走进熟悉的训练场,他们仿佛才恢复最本来的面目:畅快地大口呼吸,神色自在。

当年,周二哥刚刚卸任国家男排主教练回来时,每天都会到球场坐坐。陈静也是这样,回到太平寺快两年,球场依然是她最如鱼得水的地方。去排球队勤的话,你会看到永远扛着背的张翔,你会看到很多很多老一代的冠军、儿时偶像。

这个学院里,他们度过了最青葱辉煌的时光,他们又开始送走一批已经度过了青春岁月的娃娃,然后,望着一批又一批的孩子,在这里拥有了健硕的肌肉、成熟的技术、成为独当一面的冠军,此时他们拥有的,却只有发福的身材和满头乱长的白头发。

再伟大的冠军,都有回归平凡的那一天,不论是即将在夏天分娩的李娜,还是即将在上海体育场说再见的刘翔,还是那些滋养我们童年的四川偶像——周建安、张翔、张利明、李雪梅、高敏、张山……总有收敛冠军光芒,回到家庭享受普通天伦之乐的时候,或者,回到一间办公室,继续将自己骨子里燃烧不尽的激情洒在后辈的身上。

副主任的日常工作,其实就是“老兵们”的日常工作,他们用自己的艰难转型,安静和枯燥地继续一项自己热爱终身的事业。副主任不仅是一个头衔,更不仅是一份简单的工作,而是一份守望,一份传递。

Tags:大姐大 女排 冠军 奥运 办公室

责任编辑:

更多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