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频道 综合体育 寰宇 正文

范可欣接班领军短滑队 王濛人在冰场心在秀场

字号: 2016-03-07 12:41:58 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 我要评论(0)

上海短道“超级杯”后,范可新带着金牌和队伍直飞韩国,出征年度收官战:世锦赛。短道速滑女队一姐的大旗,已从王濛、周洋交替到了范可新手里。

■本版采写/特约记者莫小隽

为了参加上海的“超级杯”,范可新和队伍2月28日就出发了,这是出征3月韩国世锦赛前队伍的一次重要练兵,当然效果也达到了,范可新依旧强势,大将风范尽显。队伍会直飞韩国,参加年度收官站:世锦赛。

成为短道速滑女队一姐的范可新当然希望用好成绩为自己收官。

过年期间,短道队在北京集训。那时队伍刚参加完十三冬,因此训练以恢复和调整为主。2月中旬起,李琰开始给队员们上量,高强度的训练结束后,冰服都是汗涔涔的,范可新在午休前,把冰服放在暖气上烤干,下午接着穿,日复一日的训练,她早已习惯了,举手投足间,让看过她训练的人都感慨:真是有一姐范儿。

首体馆冰场内,近20人的短道速滑队合练时,很有气势。洁白的冰面上,一群大多以红色系训练服为主色调的队员们像一道道旋风般疾驰划过,目不暇接。

范可新在队伍中并不显眼,因为跟别的队员相比,她太瘦了,但每次滑行训练,她都让教练满意。在李琰眼里,现在的范可新,越来越有“一姐范儿”了。

周洋:性格内向 以养伤为主

参加完乌鲁木齐的十三冬后,周洋独自回到长春,在省队休养调整。对25岁,其实年龄并不算大的她来说,过去几年的征战让她伤病累累。

“脖子受伤,一直影响到了脚,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只能慢慢来。”周洋也只能接受摆在自己面前的难题。正是因为伤病,在过去的一个赛季,两届冬奥会冠军得主的状态并不如人意:世界杯前两站蒙特利尔和多伦多都没进决赛,甚至多伦多站预赛就出局。随后名古屋和上海站索性高挂免战牌。

其实25岁,对一个短道速滑队员来说并不算大。但对周洋来说,用队友王濛的话“这几年她真的经历太多了”一点不为过。她没有平顺的职业生涯,即使在18岁奥运赛场就一鸣惊人后,之后也是坎坷连连。

再加上周洋本身的内向性格,让她在队里担任“领军人物”的时间很是短暂,王濛在时,她当仁不让,而如今,范可新又被“寄予厚望”。

对于周洋来说,现在的她只想好好养伤,因为她心里还装着一个未完成的梦:平昌三连冠。“因为冬季项目上还没有人实现三连冠,我希望自己踏踏实实一步步好好走。”

王濛:人在冰场 心在秀场

四枚奥运金牌在手的王濛最近时不时就会有露面的机会,当然不是在大家熟悉的训练馆,也不是在她叱咤风云的赛场上,而是各种秀场。

两年前,王濛在上海封闭集训时意外受伤,让队伍一时间有些“慌了阵脚”。好在周洋和范可新等捍卫了短道速滑队伍的荣誉。过去两年,王濛虽然名义上还属于“国家队的一员”,但明显,她的冰刀触及范围已经不再是那片熟悉的冰场:创业开公司,参与各种走秀,代言。

很显然,回到冰场,对王濛来说,已不再现实。过去两年,她的脚踝经受着难以想象的痛,“做了三次手术。第一次三个多月才下地走路,刚康复一点又要做手术,最后把东西取出来人也折腾得差不多了,挺痛苦的,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即使现在,她还都不能剧烈地跳,磕到伤口还会肿。

虽然起起伏伏的经历让王濛现在说话间没有那么锋芒毕露,但她心里知道,那片带给她无限荣耀的赛场,自己是回不去了,“那个赛场是要有实力和能力的人站在上面,我现在真的还没有这个能力,真的。我觉得不能够拿过去的辉煌来做比较,我现在是很难再站上去。”

这个好帝王术,曾绣KING字于战袍,喜欢为人出头的短道速滑队曾经的领军人物知道,现在的短道速滑队已经改朝换代,不再属于自己。而“领军人物”的接班人,是和她来自同一个城市七台河的老乡,也是后辈的范可新。“我跟小范开玩笑,也是发自内心的说过,她是我们中国女子短道速滑队特别有代表性的人物,而且是我们未来极具有标志性的人物。”

其实王濛和范可新的渊源不只是在国家队,在王濛眼里,她是“看着她一点点成长起来的”。“我们老一代的人越来越少了,她自己一个人撑不起女子这一块,因为短道这个项目毕竟不是一个人的项目,还是一个集体项目,所以压力很大,我们也对她未来有很大期许。”

范可新:想坚持到2022年

虽然同来自七台河,但范可新和王濛有着很不相同的性格。她相对内敛,含蓄,不爱出风头。不过几年的打磨下来,如今范可新已经是队伍中被公认推崇的“一姐”了。

范可新有很多绰号,范范、范爷、范小新。由于她皮肤白皙单眼皮,又走中性路线,不仅教练,队友和粉丝们更是夸她有“国际范儿”。这位看起来洋气酷劲儿十足的“范爷”,靠着自己的一步步打拼,成为现在队伍中低调的“一姐”。

对于“一姐”、“领军人物”这个问题,范可新已经记不清被问过多少次了。不过直到现在,她的回答依旧低调,谦虚,“曾经有人问过我,我觉得领军人物需要的东西非常多,我现在欠缺的东西也非常多,还是不够完善自己,还是要进一步地向他们学习,学习他们好的东西来完善自己,让自己更好,那样才会配得上这个名称。”

当然,范可新知道自己在力量方面比较薄弱,但这个不足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弥补回来,“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于是每次训练跟着外教上体能课时,她总会格外认真完成每一个动作。

虽然范可新看上去有些瘦弱,单薄,但看过她训练和比赛中的人一定会惊呼,这个这么瘦的女孩穿上冰刀滑行时,竟然有着如此恐怖的爆发力、神奇的瞬间加速以及完美的滑行效果。

在李琰教练眼里,范可新善于挑战极限,敢打敢拼,“她得迅速成熟起来,成为年轻队员的表率,极有望成为中国队的领军人物。”当然,她更希望的是,范可新能起到带动作用。因为现在的女队,还没有非常明显的集团优势,“女子的短距离项目我们还能有竞争力,但长距离就比较吃力,没有形成团队,高水平的运动员目前还没有形成集团优势。”

范可新嘴上不说,但在训练中她会时不时指点一下小队员的动作,也会在队友体力透支顶不住时,喊两嗓子为她们加油。甚至在前几天的集训中,还起到带头作用,带其他队员一起加练,处处“一姐范儿”。

平时训练枯燥也辛苦,可即使如此,范可新仍保持着很好的习惯,每天晚上睡觉前,观看自己的训练或比赛录像。尽管已有奥运冠军在手,世锦赛三连冠也让很多人望尘莫及。但范可新知道,索契是忘不掉的“心结”,要想破心病,一刻都不能松懈。两年前的索契,这位500米夺冠最大热门在半决赛中失去了平衡,摔出赛道。

现在偶尔还会想起那一幕的范可新直言,那是给自己的大教训。“我第一次参加冬奥会,特紧张,可能当时太小了,特别想进决赛,所以后来特沮丧。没拿到那块金牌对我来说是一个教训,更是一个警钟。”正是这个遗憾,督促范可新一天都不敢懈怠,尽管贵为队里成绩最好的队员,但她还是希望自己能把每一项都做到最好,起到带头作用。

虽然在1月的冬运会上,范可新在1500米的竞争中以超世界纪录的成绩拿到这枚金牌,也让人看到她在长距离项目的希望。但对未来,范可新还是会以500米短距离为主项,她很清楚自己的优点和弱点,对于力量和爆发力不占优势的范范觉得自己还是该坚持500米的短距离为主项。

范可新希望自己能在平昌弥补当年索契的遗憾,也更希望能坚持到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现在我应该做的就是努力备战好2018年奥运会,再争取站在2022年的赛场上。2022年我已经30岁了,但我自己还是想坚持,因为机会太难得了。”

Tags:秀场 冰场 范可欣 王濛人

责任编辑:

更多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