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频道 国内足坛 其它 正文

前国青杀人球员父亲当基层教练 弟子遍及中超中甲

字号: 2018-04-10 11:08:16 来源:sina.com.cn 作者: 我要评论(0)

文章来源:成都商报

新赛季的U23政策让U23球员成为中超的“抢手货”,广州富力俱乐部就在2018赛季签下了蔡浩健、郑智铭、陈雅俊三名U23球员。在中超前三轮比赛中,U23球员马俊亮还获得了上场机会,而郑智铭和马俊亮的启蒙教练都是被称为“温叔”的温炳林,他还曾带出卢琳等中超球员。

温叔是谁?

10年前,发生了一起轰动全国足球圈的“前国青球员温俊武杀人案”,温俊武是温叔的儿子,温俊武的足球启蒙教练也是温叔。温俊武年少成名,19岁时入选国青队,因饮酒过多放弃国青队,1998年开始赌球,1999年21岁时被广州太阳神队除名。此后,温俊武尝试过多种职业,但仍沉迷于赌球,他和谢炜成因参与非法网上赌球,欠下被害人李嘉浩赌债8万余元无力偿还,二人遂纠合刘思敏商量将李嘉浩杀害以逃避赌债。2008年,广州中院审理认为,温俊武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两罪并罚判处其死刑,缓期2年执行。

现在,温叔仍住在儿子出生前修建的那幢破旧的红砖老屋里。退休后,他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培养青少年球员上面,去年底做了疝气手术的他显露出一丝老态,但到了训练场上仍亲身示范顶头球。温叔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自己已在后乐园街小学当了30年基层教练,他说:“我没有孙子,看到这些学生家长,就像看到儿子,教孩子就像教孙子一样,我会教到走不动路为止。”

清贫的生活

弟子遍及中超中甲 仍住在老楼

30多年来,温叔的弟子遍及中超、中甲,但他至今仍守着清贫。

“我的家在海边!”温叔口中的“海”,其实就是珠江,他家的门牌号上写着海傍外街。“我一直都住在这里,以前珠江没修护栏,这里是一片沙滩,我小时候就在这里踢球,儿子的足球之路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20多年前,温叔就是在这里教儿子踢球。如今,关于儿子温俊武的话题,温叔已能坦然面对,“他具有国脚的水平,但没赶上足球的好时代,他是有天赋的,他不听我的话没办法,如果他听我的话就好了。”

温叔家的房子面临拆迁。这些年来,邻居逐渐搬走,如今算上他家只剩下两三户人家。他家的两层红砖小楼房显得年代很久远,但干净整洁,进门就是一个10多平方米的客厅,客厅也是卧室,一张老式木沙发顺墙而放,上面铺着毛巾,到了晚上,就成了一张床。

温叔家的东西都很老,电饭煲用了10多年了,冰箱把手已掉,只能用厚厚的透明胶和箱体连接起来,墙边放着几块木板。“冰箱是儿子才成为职业球员时买的,这几块木板晚上拼起来就是一张床。”温叔经历过上山下乡,这幢房子是他当知青时父母盖的,只通电,旁边是后来加盖的厕所和厨房,厨房里堆着木柴,四面通风。“吃的是柴火饭,炒菜也不用抽油烟机。”温叔调侃道。

居住在寸土寸金的珠江边,温叔过着田园般的生活,房子旁边的杨桃树上,硕果累累,“杨桃树是我三四年前种的,现在每年都有杨桃吃。”在厕所和围墙之间的一块三角地带,温叔养着一只鸡,还种着几株香蕉树,“之前割了差不多两百斤香蕉,吃不完分给街坊邻居了。”

谈服刑的儿子

希望儿子争取减刑 出狱后当教练

退休前,温叔是后乐园附近橡胶二厂工人,但他对足球的喜爱与生俱来,走的是“野路子”,“我4岁左右就开始踢球了,一有钱就买球玩。回城工作后,我经常带小孩到后乐园街小学踢球。”从那时起,温叔就成为了后乐园街小学的义务教练,课余时间教小朋友踢球,温俊武也是在这个小学上的学,“从四五岁起我就带他踢球,花费了很多的时间。他那个时候是一张白纸,很听话。”温叔当年能进橡胶二厂也跟他踢球踢得好有关,“我们厂的足球队很厉害,那时甚至可以赢专业队。。”

为了训练儿子的准星,温叔用短木条搭了一个极小的球门,训练温俊武在十米外用脚内侧射门。在小学时温俊武就能颠球过百,后来直接被保送到广州市五中,该校正是以足球闻名。当时广州市五中的淘汰率也非常高,一个年级往往只有两三人能入选市体校,温俊武选上了,后来的路一直很顺,成为广州太阳神队主力球员后,他收入暴涨,甚至还给家里买了一套房子。“那套房子107平方米,60几万买的,后来他一拿到钱就去赌,三两天就把工资输没了,房子也卖了,这套房子现在值几百万了。”

此前,温俊武在广东韶关服刑,温叔一年去看望一次。前两年,温俊武转至湖北长林监狱服刑。温叔说,儿子现在还成了监狱里的足球教练。去年夏天,温俊武以前的队友还和该监狱星光足球队踢了一场特殊的足球赛。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官方网站还对此事进行了报道。“搞这个活动很好,对他的改造有帮助,在球场上,我们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交流。”在长林监狱,他们踢了两场比赛,温叔当了半场守门员。温叔希望儿子争取减刑,将来出狱后当教练,教小孩踢球。

带孩子们练球

年过六旬仍亲身做示范

从温叔家抄近路到后乐园街小学,只需10来分钟。后乐园街小学有着深厚的足球氛围,学校里有一块人造草球场,大部分时间,那里是温叔和学生们训练的地方,现在一天两练。“我们每天都练,早上6点半天没亮就来了,练到8点孩子们上课。然后下午4点半开始练,练到6点半。”温叔说。

虽然年过六旬,温叔在球场上仍身手矫健,不时向孩子们做着示范,温叔的普通话一般,在足球教学中,很多时候都会用粤语下指令,这批小孩都是一、二年级的学生,“之前早晨带完后,上午我还去同德球场带一批幼儿园的小孩,现在不敢搞那么累了,我还想多带几年。”温叔指着后乐园街小学一墙之隔的同德球场说道。

下午放学后,球场上不止这批小孩,还有3个高年级的学生在加练,其中一位当守门员,一位在角球区起球让一位高个学生练习头球,几次没顶到球后,温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看着我是怎么甩头的,你到角球区起球。”看着球的飞行轨迹,温叔起跳、甩头,球重重地砸向网窝,引来围观的学生一片欢呼。

“这个高个子是全校最高的,不练头球可惜了,练好了,是校队的主要得分点,以后发展的路子也宽,中国现在很缺高中锋。”温叔说道。

送孩子们前来踢球的家长就坐在一旁,或默默玩着手机,或聚精会神地看着孩子们训练,其中一位家长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后乐园街小学低年级孩子的足球启蒙阶段都是由温叔教的,我也是慕名而来,之前朋友的小孩就是跟着温叔学的足球,除了锻炼身体,也能学到团队精神。”

有地方住,钱够用就行

每天给寄宿学生洗衣做夜宵

温叔对金钱和物质上的东西基本没有要求,广州不少足球圈内人士和家长都对成都商报记者表示:“温叔这样的老教练太难得了。”而足球就像一根鞭子,抽得温叔像个陀螺永不停歇。“我有退休工资,学校和一个俱乐部合作,从去年开始,俱乐部每月给2000元补贴,钱够用就行,没有那2000元,我也会教孩子。”这几年,一些培训机构想让他过去带孩子,报酬不菲,但都被他拒绝。

2017年年末,温叔接受了疝气手术,医生要求他至少静养两个月。但术后一个多星期,他就回到学校,一瘸一拐地继续带学生训练。

最近一段时间,温叔家里住着四位小球员,这些孩子的家距离学校很远,为了有更多时间练球,温叔就把他们带到家里,“他们只在周末才回家,以前家里最多住两个孩子,现在四个小孩事情可多了,到了晚上得给孩子们洗衣、做夜宵。”

“阁楼上住两个,楼下沙发拉开住两个。”房屋太狭窄,温叔就用几块木板搭在两根凳子上,拼成一张床在门口睡觉,“冬天比较麻烦,怕他们晚上没盖好被子生病,夏天就好一点。”但夏天温叔要担心下雨房子浸水。去年,房子再次浸水之后,他花了几千元做了几个不锈钢架子,给寄宿的学生存放衣物和杂物。至于学生们的相关费用,家长随便给,每人也就几百元。

30多年来,温叔一直在默默地做足球启蒙工作,这也承担着他的感情寄托:“这些年教孩子踢球,看到这些学生家长,就像看到儿子,教孩子就像教孙子一样,我希望他们都能踢出来,完成儿子未竟的事业。”成都商报记者 欧鹏

Tags:中超 弟子 基层 球员 杀人 教练 父亲

责任编辑:

更多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排行榜